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囧为家园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观天空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[原创]老师啊,拿什么来拯救你?  

2012-06-07 22:52:41|  分类: 教育探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师啊,拿什么来拯救你?

老竹

近些日子,一位高三班主任的自杀在网上议论纷纷:4月27日晚,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高三年级班主任赵鹏,巡查完学生就寝情况后回到办公室服毒自杀他在遗书中写道:“活着实在太累了,天天这样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,所领的工资只能月光。我决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里,我并不恨这个地方,毕竟是我自己选择来到了这里。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儿子以后怎么活,仅希望学校能帮我照顾一下他们母子。

这一天距高考还有39,离他30岁生日还有18天。

老竹是从他人口中得知这消息的,当时淡然地让自己都吃惊。是的,老竹已是不再容易激动的年纪了,本来也不是什么“愤青”。可是老竹到底也是一个教师,也曾经担任高三班主任多年,其中多少酸甜苦辣,多少劳累困苦都曾经有过,但是我除了对赵鹏深表痛惜,剩下的唯有无奈的长叹而已!

老师啊,拿什么来拯救你?

老师真的“太累了”!今天谈及教育,大多谈及我们的教育困境和学生在此困境下的沉重的压力,可是对于教师的职业困境、巨大的压力却往往很少有人关心。其实,在今天这样的教育体制和在此体制下强大的压力,教师面对的压力事实上比学生还要大得多。学生不过是单纯的学业压力,而且也仅仅几年,而教师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,而且没有出头之日。相对于其他教师,班主任尤其是升学班(初三、高三)班主任的压力就更大了。

压力来自我们走进死胡同的应试教育。十几年前,老竹在一重点高中任教。每月考试一次,交叉保密命题,试卷密封,交叉阅卷,按分数奖励任课教师(高出学科年级平均分奖50/班),数据上墙粘贴;高考每班有指标,按高考上各类线人数奖励班主任和各任课教师。有一回连续两次月考,老竹所教两班的学科成绩均低于年级平均分,两次都与100元钱无缘。老竹在和校长聊天时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我两次没有拿到奖金啦。”校长便说:“你老竹也会不好意思的?”老竹向来对月考有意见,对月考从不当回事,而且视金钱也如粪土。再说老竹有资本,高考时我任教的班级学科成绩从来没有差过,早已名声在外。可是其他的老师呢,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没有“资本”的老师呢?在这样的背景下,该有多大的压力啊?

学生的压力,整个社会在关注,不是一次又一次地“减负”(减轻学业负担)运动吗?只是不知已是N次“减负”了,但是在如今一切以考试、以分数来升学、就业的背景下,有多少人,有多少家长,有多少学校,有多少教育行政机构能够轻松起来,真正给教育减负、给学生减负?而且在为学生“减负”之下的教师负担更重了——去年老竹参与到外县对口督查学校减负工作情况,不少学校提出的口号与措施就是:“减负的是学生,增负的是老师”、“欲得学生‘减负’,教师须得自觉‘负重’”。真是岂有此理!

教师和学生一样,也需要人文关怀啊!可是谁来关心教师的工作生活状况?谁来真正为教师减负减压?谁来给教师一个平等的、尊重的社会环境?

十几年前,老竹在教学第一线时,老师还是比较受人尊重的,学生敬畏老师,农村家长常当着孩子面说:“老师,我的孩子不听话,你尽管打他就是。”可是,如今“时代不同了”,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!”教师要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,教师要“一切为了学生,为了一切的学生,为了学生的一切!”一句话,学生成了上帝!要求老师要终身学习,要爱护学生,要呵护学生的自尊,要用爱的手段,要春风化雨,要潜移默化,要感化,要精心备课,要全批学生的作业,而且作业要老师先做等等。如今只要有学生伤害事件,媒体舆论常不问青红皂白,把责任全推给教师,推给学校,学校和老师成了“弱者”!于是教师害怕起学生来,不敢批评,不敢管理、教育,深怕一不小心伤害了学生幼小的心灵,一不小心导致学生自杀。——教师每天都如履薄冰,都在战战兢兢!

据《海峡都市报》去年教师节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,四成教师经常焦虑,八成教师感到压力巨大,甚至有教师因为角色落差产生职业倦怠。相对于劳累来说,精神紧张和心理压力看不见摸不着,但是危害却更大。情绪焦虑和精神抑郁等亚健康状态严重侵蚀着教师的身心健康,却又缺少一个可以宣泄情绪的渠道,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为许多不幸埋下了隐患。

……一切,都在一丝丝蚕食着教师的生存容忍力

老师啊,拿什么来拯救你?

——应试教育的阴魂什么时候才能消散?只要如今这升学、用人机制不改变,教育体制不改变,“减负”只能是一句空话,教师的工作高强度和高压力的现状就难以改变!

——社会什么时候能够像重视教育一样尊重学校、尊重教师?什么时候当学生出了事情,能像日本家长一样,对着老师说的是:“对不起了,老师,给您添麻烦了!”至少应该向西方社会那样,以法律来说事?

老竹忽然想起胡适先生的一段话:一个肮脏的国家,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,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,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;一个干净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,谈高尚,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,人人大公无私,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。是啊,什么时候能真正用法律处理一切? 

老师啊,拿什么来拯救你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