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囧为家园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观天空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毅预言林彪叛变:“他不当叛徒我不姓陈!”  

2015-11-03 19:27:24|  分类: 史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陈毅预言林彪叛变:“他不当叛徒我不姓陈!”
1

  林彪【资料图】

  “俄国出了列宁、斯大林,又出了赫鲁晓夫。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比对亲生父亲还亲,结果呢?斯大林一死,他就焚尸扬灰,背叛了列宁主义。中国现在又有人把毛主席捧得如此之高。毛主席的威望国内外都知道,不需要这样捧嘛!我看哪,历史惊人地相似,他不当叛徒,我不姓陈!”

  “我要枪毙你”

  1966年10月1日,国庆大典照例在天安门广场举行,这里是人海花海和旗海。天安门城楼检阅台正中的麦克风,向广场,向京城,向全国传出了林彪带着浓重鼻音、时而拖腔、时而短促的声音:“同志们—同学们—红卫兵小将们,你们好!我代表党中央、代表毛主席,向你们问好……”

  苍穹之间,立即口号震荡、欢声如雷。林彪狭长、苍白的面孔上,浮现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。这笑容,人们很难一眼看透。他举起握在手里的毛主席语录,在靠近胸口的部位,前后挥动几下,又扶正手中的讲稿,继续念下去。陈毅站在林彪右侧不远的地方,对他的一举一动看得十分清楚。林彪翻动着手中的稿纸念道:“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,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,同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……”

  听到这,陈毅心头一颤,脸色陡然冷峻起来。对于这种意见政治局内部有争论,尚没有结果。就在3天前,周恩来还根据中央的决定,召集了国务院各部、委、办党组成员会议,传达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见:运动应该收尾了,不能再搞下去,要转入抓生产……可今天,林彪突然公开宣称“斗争还在继续”,言下之意,“文革”运动不能结束,还要继续开展下去!眼前这阵势,似乎也预示着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风暴潮将继续升级。一种难言的苦痛涌上心头。他感到一种威胁,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,正向中国共产党紧逼过来!一幕多年都没有想过,深埋在记忆深处的往事,重现在眼前:

  1927年7月15日,汪精卫在武汉叛变革命,白色恐怖笼罩了武汉。陈毅随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改编的第二方面军教导团“东征讨蒋”,乘船离开武汉顺江东下,8月4日到达江西九江,得知南昌起义的消息,此时起义军已南下,陈毅决意追赶起义队伍,终于在8月10日,找到了党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。随即,他接受了周恩来的委派,去起义部队战斗力最强的第73团当团指导员。他走进第73团团部,还没落座,门口就跑进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,面带惶恐地报告:全连120块毫洋的伙食钱被自己的表弟拐跑了。当时起义部队从南昌撤出来,战斗频繁,给养补充十分困难,120毫洋,那可以是一连人一个月的饭钱啊!团长黄浩生气愤地吼道:“我要枪毙你!”

  参谋长余增生征求陈毅的意见。陈毅说服团长补发了他那个连的伙食费。陈毅走到年轻人的面前问:“你是哪个连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  年轻人两脚跟一碰,高声回答:“七连连长,林彪。”

  陈毅和蔼地说:“林彪同志,你既然当连长,以后伙食钱无论如何要自己背,你自己不背,让人再拐跑了怎么办?”

  “是,”林彪感激地回答,“感谢团里的决定,今后,我一定自己背伙食钱!”

  后来一年多没有给林彪晋职,一直到上井冈山后,因为领导成员伤亡大,缺乏带兵的干部,迫不得已,才提他当了营长……

“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!万寿无疆!”

  高音喇叭里传出广播员激越洪亮的声音,整个广场随即发出阵阵“毛主席万岁”的欢呼声。

  “林彪,你为什么不抵抗,你跑到哪里去?”

  陈毅扶栏远望,雄伟庄严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矗立在蓝天下,像一枚巨大的感叹号,伸向遥远的战火纷飞、硝烟滚滚的年代,他分明听见了那一阵阵从历史深处传来的枪声。

  1929年元月,漫天大雪。为了粉碎敌人第三次“会剿”井冈山、扼杀红军的阴谋,红军离开井冈山,沿山间小路经遂川、上犹、崇义县境向赣南出击,顺利占领了大庾城,朱德和毛泽东让部队准备在大庾城宿一夜,遂命令林彪任团长的第28团追击敌人,驱敌远离大庾城。不料,下午4点多钟,枪声逼近,敌人打回来了,担任警戒任务的第28团很快退下来了。毛委员认出提枪跑在前面的林彪,大声喝道:“林彪,你为什么不抵抗,你跑到哪里去?”站在毛委员身边的陈毅火了:“你是团长,要打反冲锋,把敌人压下去!”

  林彪根本不理,提着枪从毛主席与陈毅跟前冲过去,往山坳坳里一蹲,再没露头。

  群龙无首,部队还在纷纷往后退,情况危急万分,毛泽东看了看陈毅。

  陈毅没说话,迎面拦住一个刚退下的排长,命令他立即带部队反冲锋,排长不敢违令,终于带部队打退了敌人的进攻,攻上山头,巩固了阵地。

  恶战中,第28团党代表何挺颖挂了彩,毛泽东让陈毅告诉林彪:一定要抬着走,照顾好他。林彪当时满口答应,然而,待部队急行军到达龙南,陈毅去看何挺颖时,林彪却若无其事地说:“丢了!哪个管得了那么多!”

  陈毅气得发抖,高声斥责:“你是团长,对于团的党代表都不能帮助,还有什么阶级友爱?!”

  林彪满不在乎地转身扬长而去……

  陈毅和林彪在长征以前分手,待解放后再见面时,林彪已是赫赫有名的第四野战军司令员;1959年当上了国防部长,“文革”开始后,又成了副统帅、毛泽东的法定接班人。

  想到林彪在5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大讲特讲政变经;想到八届十一中全会上,林彪高喊“文革”是“罢官运动”;想到林彪对毛泽东“伟大的导师、伟大的领袖、伟大的统帅、伟大的舵手”,以及“一句顶我们一万句”的颂扬,“不理解也坚决执行”的“忠诚”,深知林彪底细的陈毅,不难看出林彪手举语录的表象后面,隐藏着什么样的居心。

“他不当叛徒我不姓陈”

  陈毅的心思真想找人好好谈谈,他从休息室叫出文化部副部长萧望东,指着广场上的一条“打倒×××”的标语说,“你看看,这就是‘文化大革命’!”陈毅声音不高,却充满了忧虑和愤懑:“你看见了吧,‘文化大革命’!”

  天近傍晚,两辆拉严窗帘的“大红旗”开出了京西宾馆,穿街绕巷,快速驶入中南海西门。车上坐着华东地区的几位第一书记,他们多次要求同陈毅谈谈,陈毅才临时决定在会议快结束时,请诸位到家来吃饭。

  大伙亲热随便地围席而坐。

  陈毅拿起茅台酒瓶,给每一位端着酒杯的老部下斟上一杯,然后把自己面前的小酒杯也倒满,举杯向众位说:“今天我们喝茅台,都敞开酒量,喝个痛快!我也不敬酒,大家尽情喝,剩下的,请大师傅喝光。干!”

  人们没有吃菜,也没碰杯,有的一饮而尽,有的抿了一口,陈毅猛一仰头,杯中滴酒不剩。他把空杯子搁在桌上时又补了一句:“我酒量有限,不再敬酒,你们能喝的尽量喝!”顿了顿又说:“我们这些人一同吃饭,这是最后一次了!”

  这句话说得声音不高,可是“最后一次”这四个字的分量很重。张茜猛地一怔,随即埋怨身边的丈夫:“你不要瞎说嘛!”

  “你懂什么!”陈毅一改平时对妻子的温存,冲着张茜怒吼一句。张茜意外地平静,温柔地说:“老总,你只能再喝半杯,这是医生定的量,对吧!”

  “唔!”陈毅这才顺从地点点头。

反常,一切都反常,反常地令人眼眶发热,鼻子发酸。

  这是在陈毅的家里,人们不必担心周围有耳目,气氛还是随便轻松的,大家谈本省的运动,谈自己挨斗挨冲的情景,无论是苦是涩,倒出来总是舒畅些。

  陈毅见大家也无心吃饭,便端起酒杯说:“困难,我们都经历过,要说困难,长征不困难?三年游击战争不困难?建国初期要米没米,要煤没煤,头上飞机炸,下面不法投机商起哄捣乱,怎么不困难呢?我还是那句老话:无论多么困难,都要坚持原则,坚持斗争,不能当墙头蒿草,哪边风大,就跟哪边跑!”

  大家屏住气,认真聆听老首长的临别赠言。陈毅顿了顿,又以浑厚的四川乡音说道:“德国出了个马克思、恩格斯,也出了伯恩斯坦。伯恩斯坦对马克思佩服得可以说是五体投地,结果呢?马克思一死,怎么样?伯恩斯坦就当叛徒,反对马克思主义最积极!”

  “俄国出了列宁、斯大林,又出了赫鲁晓夫。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比对亲生父亲还亲,结果呢?斯大林一死,他就焚尸扬灰,背叛了列宁主义。中国现在又有人把毛主席捧得如此之高。毛主席的威望国内外都知道,不需要这样捧嘛!我看哪,历史惊人地相似,他不当叛徒,我不姓陈!”

  说最后一句话时,陈毅浓眉倒立,怒目圆睁,字字斩钉截铁。大家像陡闻炸雷,受到强烈震动。

  陈毅拉开椅子,站起身,高高举起酒杯。大家也都起立,把手中的酒杯举起。陈毅深情地环视这些患难相扶、生死与共的老战友、老部下,充满感情地说:“让我们干了最后一杯!我保不住你们了,你们各自回去过关吧。如果过得了关,我们再见;如若过不了关,这就是最后一次!”

  元帅最后这番话,分明是与即将出征恶战的将军们诀别!

  大家挨个与陈毅碰过杯,一仰头,吞下这杯烈酒,不管对元帅的指点是否理解,这些非同寻常的话语全都铭记在他们心中了。

  本文摘自《元帅晚年岁月》,刘培一编著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